骚动时节的少女们啊:性,纯洁与爱

乙女どもよ。 - CHiCO with HoneyWorks

《荒乙》明明是7月番,现在却都已经12月了。“故懒癌者无药医也”的梗也快说腻了,但是毕竟灵感这东西不是随时都能有的,况且说白了不过是写出来自娱自乐,时效性什么的也就无所谓了——更何况我哪怕不是写出来自娱自乐的东西也从来没注意过时效性。

我这人很喜欢在半夜写东西,毕竟万籁俱寂、灯火阑珊,处在这种与世界几乎相隔绝但是又留着一点点细如游丝一般的联系的感觉里面的时候,是最适合胡思乱想的。既然是胡思乱想,那也就不讲究什么逻辑与边界了。

这部番虽然说主人公都是16岁的少年少女,不过在我看来,就国内的社会风俗而言,是断然不敢给16岁的人看这种东西的,连26岁的人能不能看出来个所以然来都说不准。不仅仅是因为全片充斥着明目张胆的性暗示——虽然在深夜动画中这一点算不得什么——还因为一些更深层次的原因。不过这个话题如果要深入讨论的话,搞不好又要扯到什么教育制度、什么高考还有什么早恋之类诸如此般复杂而又深刻,但其实已经被大家讲烂了,听起来十分乏味的话题。我既不是什么社会学家,也不是什么教育家,对高考制度更是提不出什么高见来,只是一个没事喜欢看看动漫的死宅罢了。

其实这部动画讨论的问题非常简单,那就是性与爱是对立的吗?不过由于我本人没有谈过恋爱,因此无法实际回答这个问题。不过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更何况建立在虚无缥缈的想象之上的学科与理论数不胜数,历史告诉我们,或许是“凭空想象的能力”才是智人击败其它人种取得最后胜利的关键。

不过这怎么越写越觉得自己可怜了呢。

其实这个问题,还真的是挺严肃的一个问题。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冈田麿里的水平问题,总觉得这部动画在震惊之余又好像缺了点什么,或许是因为我没看过漫画原作的缘故吧。但是动画安排得倒也不错,认真贯彻了分类讨论的思想,在短短十二集之中接二连三地抛出了不少问题,可惜不知道是不是由于篇幅原因,没有做出回答。或许是冈田麿里对于性与爱的问题有了一个美妙的答案,可惜12集TV动画剧本的篇幅太小她写不下。

手冲之歌(大雾)

众所周知,《荒乙》第一集片尾的手冲直接使本作一战成名,有的时候不得不承认整活整得好还是很有必要的。从这里开始,本作的第一条线,和纱与泉的故事就开始了。不过这个名字就取得离谱,小野寺和纱,不由得让人怀疑冈田麿里老师是不是又在整什么花活。不过这位小野寺和纱既不小野寺,也不和纱,看来还是整活占的比例比较大。话说回来,青梅竹马终成眷属,这种剧情在ACG中实属罕见,虽然本作到底能不能算是一般的“ACG内容”我暂且不敢下定论。

青春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从生物学的角度上来讲,人类的第二性征在青春期开始发育,人体开始趋于性成熟,换句话说从生理角度上来讲已经与成人无异了。但是在社会上,在法律上,甚至于在自己的思想上,都还没能摆脱自己的儿童时代,也就是“不被当作大人对待”,被卡在孩子与大人之间,找不到自己的位置——这是多么美妙的一对矛盾啊。但是,当自己猛然发现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几乎不区分性别的孩子,而是一个已经在身体上发育成熟的大人的时候——这也正是十六岁的时候——这种冲击感究竟会有多强烈呢?

当和纱意识到自己已经不再是那个强大的“姐姐”的时候,或许她也在经历着这种冲击吧。虽然有研究表明,这种从小到大生长起来的男女,比如兄妹/姐弟或者这种青梅竹马,一般是很难以性方面的眼光去看待对方的,通常也难以产生恋爱感情。造成这种结果的目前看来大概是心理原因,或许还有什么分子生物学层面的机制还没有被发现。姑且先认为这种变化完全可以归因于心理吧,两人之间的结构因为不可抗力发生崩坏继而重组,而“情侣”无疑是重组的最佳选择之一。但是参与了这种重组的难道仅仅是单纯的心理原因吗?还是由于青春期而同步觉醒的性冲动在潜意识中选择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人?毕竟依照弗洛伊德的观点,潜意识是原始的性冲动受到了压抑的结果。

不过若真要是说受到了潜意识中被压抑的原始性冲动造成的结果,不如说说这对关系中的“第三者”,菅原新菜。不论是按照官方所给出的简介,还是我自己看番得到的感想,都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神秘”的角色。但如果从已知的经历来倒推这种性格的成因的话,倒还是有线索的。或许是因为长期被“纯洁”所困,而这根长期紧绷的神经一旦放松,就会造成意想不到的反效果。或许也正是想要与“过去”决裂,才会有那种想和长期要求自己保持“纯洁”的团长发生关系的想法。

不过说到被“纯洁”所困,不如说除了和纱和百百子以外的三个人全都是这种状态。如果按照结构主义者喜欢的那种二元对立的思维方式来看的话,那“纯洁”究竟与什么相对立呢?归根结底应该还是与“性”相对立。虽然表面上看起来,纯洁是与“恋爱”对立的:不恋爱才是纯洁,才是“洁身自好”,而恋爱则是“堕落”。但是,如果深究“男女之间的恋爱”的话,这种交往行为的本质,似乎正是性欲在社会框架下的“文明”体现。简而言之,恋爱归根结底是由性欲驱动的。比如本乡强推老师,其最初的根源居然是色情描写不够逼真进而想体验生活——这简直就是性欲驱动论最好的注脚。但是反例倒也存在,比如捍卫“纯洁”最为彻底的曾根崎是在座各位里最早脱单的,不过倒也的确是最“纯洁”的,至少相比于在座各位脑子里费玉污小火车开个不停的状态来说。说起来柏拉图有个观点,也就是恋爱讲究的是精神恋爱,现在也叫柏拉图式恋爱。但是我估计很多人都不知道柏拉图其实还说过,女人只是为了生育,恋爱还得是男人和男人。这种非常不女权的话拿到今天来说可能会被各路拳师追着打到跳楼为止。不过你老师永远是你老师,同性恋倒真的也有,不过是女人和女人——我就知道你们喜欢看这个。百百子被男人恶心到进而选择去和菅原搞姬,曹雪芹借贾宝玉之口说出的那句如雷贯耳的话又双叒叕回响在了我的耳旁:“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暂且不论水泥究竟存不存在,也不论贾宝玉这话究竟有几分可取之处,总之它就是这么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了。不过这条线路动画中也没怎么表现,想做文章也做不出来什么东西,不过单纯以一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视角来看待这几个人之间的关系,和纱与泉之间是情侣,菅原喜欢着泉,百百子喜欢着菅原,和纱又和百百子是挚友——这种恋爱中的复杂人物关系经常被观众们喜闻乐见。

至于最后的“学运”,象征意味倒是很强:我们现在熟知的关于“恋爱”与“性”的常识真的就是正确的吗?常识是自然建构而成的理论,只要是理论,那就总会有纰漏,这也就是鲁迅那句“从来如此,便对么?”的来源。只可惜戏剧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这部作品试图探讨的问题有点多,但是每一个又都是浅尝辄止,没有说透。我要是顺着它的话茬说下去,又不知道我想的跟它想的到底是不是一个东西,或许永远也没有可能知道。不过这部作品如果叫我来给它提炼一个核心,那就是“性、爱与恋爱三者之间的关系”,或者说它探讨的核心问题就是“既然性是可以脱离于爱存在的,那爱究竟能否脱离于性单独存在?”。

我敢肯定,冈田老师的答案是能。

那到底能不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