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awoceans的博客

认识你自己

你们都有光明的前途

我只能爬。

今天是2019年12月25日,圣诞节。其实圣诞节不圣诞节的倒没有什么问题,毕竟我一不信基督,二也没人跟我过节。不过眼看着2019年还有不到6天就要结束了,还是写点什么比较好。

直观地感受下来,2019年是多灾多难的一年。无论是我本人因为自己智商不足进了几次医院补缴智商税,还是今年的社交网络上经常流传着自己不熟悉的明星去世的消息——虽然我平时自诩不信怪力乱神的唯物主义者,不过我一年之前坐在回家的火车上看着车票上的2019这四个数字,总觉得哪里不顺眼。说起来,我的记忆还停留在一年之前我在自己的寝室里翻译 Vulkan 教程的那个时候,结果过了一年我也没翻译完那个教程。Vulkan 是个好东西,它把 OpenGL 隐藏掉的部分都展示出来逼着你手写,到底能不能提升效率暂且不论,倒是很适合学习渲染管线。然而我学 Vulkan 也好,学 OpenGL 也好,都是为了做我的那个 Galgame 引擎的。现在看来,用 Vulkan 做这种东西还是有点大材小用的感觉。不过到了现在,我用了大概两年的时间把坑全都踩过一遍之后,反而提不起什么兴致来继续把那个引擎写完了。一方面是,自己的大学生活还剩一年半,半年实习半年写论文,还剩下半年,我还得准备不知道能不能考上的日本修士,实在是没有什么时间;另一方面,可能是坑全都踩过一遍之后,等到再全部组装起来的时候就完全是一种机械式的工作,失去了当初第一遍踩坑时的那种乐趣;最后,如果非要说的话,Galgame 业界看起来都是一副人人自危朝不保夕的样子,我就算做出来了又能给谁用呢。

既然提到了日本修士,能考上自然是最好,考不上就只能考个教师资格证继承家业了。虽然说正在为了这个恶补日语和专业知识,奈何时间太短,顾了这头就顾不上那头——高雅一点的词就叫“捉襟见肘”,自然只能指望平日里深恶痛绝但是到了关键时刻的确管用的填鸭式学习法。然而日语自然是不大可能“填鸭”的,也不太需要“填鸭”,毕竟一年的时间拿下N1我觉得大抵还是比较有希望的。那么,只能“填鸭”式复习专业知识了。文学理论这个东西,说起来玄之又玄,其实主要成分还是一堆难记的人名与名词。以前我第一次听到维特根斯坦的那个说法,就是“语言的边界就是思维的边界”的时候还不大相信,不过也不由得你不信,这一年自己看的书稍微多起来之后,渐渐地对这一观点变得深信不疑了。有些时候,道理就是那么简单的道理,但是用语言就是难以形容清楚。但是如果我们像三体人一样思维透明的话,可能什么权谋之术、三角恋爱之类被人热衷了几千年的题材也就不可能存在了,从文学这个角度来讲也实在是失去了一大乐趣。不过,归根结底,还是要怪国内翻译得太烂,而我又看不懂英语学术著作,更不懂法语、德语乃至一些闻所未闻的语言。不过说到文学理论,我还是得说一句,马工程的《文学理论》固然是垃圾,童庆炳的《文学理论》倒也没好到哪去。国内的《文学理论》教材也就图一乐,真要看点东西还是牛津通识读本系列来得快又准,就是翻译有点难受。

说是一年,我却基本上只记得5月末到现在的事情了。从寝室里搬出去住,用自己的名字办理各种杂七杂八的业务,终于有了一种初入社会的感觉。既然迟早有一天要面对这些琐事,不如先趁着有机会犯错练习一下。放暑假的时候自己在城里逛来逛去,一逛就是半天,虽然说也没什么目的地。然后在出租屋里瘫痪了半年,不过在哪瘫痪不是瘫痪呢,在宿舍里瘫痪和在出租屋里瘫痪其实也没什么差别,虽然硬要说有差别的话还是有,比如出租屋比宿舍安静了许多。然而这种安静所带来的是一种与世隔绝一般的体验,在宿舍里吵吵闹闹反而有那么一丝烟火气的味道,尽管你让我搬回去的话还是会嫌宿舍里太吵。但是话说回来,这种吵吵闹闹有的时候还能起到意想不到的分散注意力的效果,不然就会没事找事一般开始研究自己。自从九月末知乎给我推荐了那个“得了癌症是一种什么体验”的问题之后,自己便时不时开始研究自己到底是不是也得了癌症——别笑,看了那个问题的人九个里面有十个都变成了这样。结果研究来研究去,自己也研究不出来个所以然,毕竟内心里的理性还是在告诉自己,百度医科大学不可信。“一问百度全是病,再问知乎坟已定”,或许我在知乎能从癌症话题看到家用呼吸机推荐再到我的世界,其中隐含的逻辑就是叫我赶紧去给自己挖个坟。话虽是这么说,我还是抽时间去医院给自己做了个简单的体检,意料之中,什么都没查出来。不过经此一事,惊觉不能再这样继续祸害自己的身体,还是养成一个健康的习惯比较好,遂发扬无志者常立志的优良传统,尝试锻炼身体以期减肥,结果还有待观望。恰逢近闻教育部不知又抽了哪门子邪风,要把体能测试与毕业挂钩,吓得我这个1000米只能靠走的肥宅出了一身冷汗。不过后来听说这是2014年的旧调重弹,也就稍微放宽了心,毕竟雷声大的时候雨点一般都很小,但是跑跑步其实也没什么损失。

说到毕业的事情,总觉得自己的大学生活才刚开始没多久,现在却已经面临着毕业的问题了,不由得感叹一句真是白驹过隙,上中学的时候总觉得三年时间很长,而现在两年半的时间就这么弹指一挥间地过去了。而不久之前选课的时候又闹出了乌龙,把自己需要的所有课内学分全都选够了,也就导致下学期的课程表十分密集,尽管这些课里有三分之一是拿来凑学分的,有三分之一是可以划水的,只有最后那三分之一是需要认真听的。不过本科的课,尤其还是选修课,基本上也就图一乐了,真图一乐还得图一乐,不是,还得自己去看书。就像理工科的研究生们被自己的“老板”折磨得死去活来的时候发出的振聋发聩的问题:文科研究生们都在干啥?答:文科研究生们都被自己的老师打发去看书了。书这东西,真要看起来总归是无穷无尽的。要看作品,要看学术专著,还要看论文,真要这么按部就班地看完,本科4年和研究生3年,一般来说还真看不完这么多书。

不过看书看多了,就总是有写的冲动,大概就像看别人打游戏,经常萌生出“我上我也行”的想法一样,虽然不论是写书还是打游戏实际上都是不行的。但是硬要说的话,非要把这种日常写写博客和写书这种高雅行为混为一谈,其实只要脱离了似是而非、若有若无的“原则”性问题,倒也还是可以的。只可惜自己之前的那些文章都在几次搬迁博客的过程中全部丢掉了,不然全部累积起来也算是有几篇文章。不过丢了也好,从头开始重新写就是了。不过这么说来,想要经营好一个博客还真不容易,有些时候技术上的事情往往才是最简单的,比如一个博客。技术只能赋予博客一个骨架,而内容则需要博客主人一篇一篇填上去。但是在这个心有所感不必再积攒成几千字的文章发布,而只要抬抬手就可以发出140字的推特的时代,博客这种“古董”反而更有一种上个时代的古早味。一个时代结束时,另一个时代往往随即展开。而我现在已经有了跟不上飞奔的时代的感觉,转头去寻找自己记忆中的事物。

光明的前途都是你们的,我只能往回爬。

尽管即将被时间的不可抗力拖进2020年的大门。

  1. Kyokuheishin说道:

    然而我也只能爬

    1. Drawoceans说道:

      您大佬还爬,那我只能滚了

  2. 贤猫说道:

    然而我只能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