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可期——我的2020年年终总结

2019年的年终总结,我也是在圣诞节写下来的。

现在回想起来,上大学这几年,每一年的年底似乎都还历历在目:2017年年底我窝在宿舍床上抱着iPad刷b站;2018年底我在新搬去的四人寝里翻译Vulkan教程;2019年底我在出租屋里写堆积如山的结课论文;2020年底我在家里摸鱼。这么一看,我似乎实现了一个笑话:只要胆子大,暑假连寒假。如此说来,我1月14号在大街上乱晃的时候可从来没想过2020年会变成这样。这个曾经出现在无数中小学生作文中似乎能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年代,真正经历过才发现原来活着就已经是最大的成就了。有人说,这一年是见证历史的一年,对我来说大概的确如此,毕竟自从我高中毕业之后我从来没想过我能在家里待上这么长的时间。

不过我这一年来的任务,基本上只有通过N1一个,而且现在看来,我可能还把一整年的运气都用在了这场考试上。无论是在考生增多考场减少这种僧多粥少的情况下成功抢到离家最近的考场,还是今年的题目不仅题量变少难度降低,甚至出现了不少往年原题,都让我不得不相信冥冥之中是不是真的存在着什么力量。话虽如此,尽管今年通过N1的可能性不是很低,但是我总觉得我现在一句日语都不会——既听不懂、也不会说、更写不出。一门语言讲究听说读写四个技能,但是在JLPT这种导向之下,我大概是只学会了读。从这个角度出发,我又何尝不是屈从于JLPT指挥棒下的做题家?不过从现在来看,我还有大概九个月的时间,不知道够不够我把其他三个维度提升到足以应付修士校内考的水平——或许是不能也得能吧,就像一年前的我还不觉得我能顺利在今年12月通过N1。不过说到留学的问题,虽然按理来说以我的性格,一般来讲会等到全球疫情彻底结束之后再出国的,但是现在的形势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虽然说我今年是网课疯狂划水,美其名曰学习日语,但是仔细一算,我好像只有4、5、9、11四个月在认真学。与此同时,总觉得今年网络上的政治话题越来越多了。我之前说过,新冠是个放大器,或者说加速器,把许多问题放大了,让许多还没出现的问题提前出现了。在改革开放红利逐渐减退的背景下,以及小粉红比例急剧攀升的当下,这场全民键政狂欢的出现似乎早就已经注定,但又像无数巧合正好凑在了同一时间点才能发生。总之,我上一次阅读大量键政信息可能是在2015年,只不过那次是主动阅读的,这次是被动接受的。对于这个问题,如果真的要详细讨论的话可能要写成不知道多少字的长篇大论——何况我也没有那个详细讨论的能耐。总之,对于贯穿这一年的政治话题,我还是只留下这一句话好了:形而上的意识形态辩经是毫无作用的,真正重要的只有朴素的道德观和对他人苦难的共情。不过真的说到键政,关于这一年的键政我想到的反而是TNO。这个群魔乱舞的世界观中上演的一出出理想主义者的故事,对我这个自诩为理想主义者的人还是很有吸引力的。虽然它说到底还是一个游戏的mod,或者说是一部交互式小说,因而与真正现实的逻辑相比有很多漏洞,但丝毫不影响其魅力。这种描写了人类有过、现有、或者可能永远也不该拥有的意识形态的政治童话,其本身就已经是对刚才说过的“形而上的意识形态辩经”的最大讽刺。

我的大学还剩下最后一个学期,但是在大四整整一年的时间里我已经没有一门需要去上的课了——虽然现在已经过去了半年。但是现在与那个真正无所事事的高考后漫长的暑假却已经很不一样了。即使不需要上课,没有作业,除了毕业论文以外,就是要备考修士了。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究竟应该如何备考,我是一点头绪都没有。毕竟文艺学这个专业太小众了,连几家知名的塾都没有相关课程。不过,既然已经把范围缩小到了“现代文艺学”这个范畴内,要复习的东西反而也就那么多了,我想应该不超过《当代西方文艺理论》这本书的打击范围。说到这里,去日本留学的国人文科生,通常喜欢往这几个专业扎堆:经营学,也就是国内说的工商管理硕士(MBA)、日本文学、中国语中国文学、日本语教育。经营学是一般常识中认为的“能赚大钱”的专业;日本文学可以看作是日专生来日本之后的路径依赖;日本语教育可以看作是“文科生来日本最实用的专业”首选;至于中国语中国文学,可能是保底为了自己能留在日本不得已才选的。而文艺学作为一种实际上非常接近“形而上的空谈”的学科,加之当代文艺学思潮多与哲学、社会学等等其他人文社会科学相交融,我觉得,这是一门纯粹为了满足好奇心的学科。如果打破内卷神话,从争当人上人赚大钱的游戏中抽身的话,我认为只要饿不死,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为导向来大学学习,不正是大学的、乃至推动科学的原动力吗?不过说到内卷,这个话题又很大了,希望我什么时候想起来这回事,把我关于内卷的各种想法记录一下。

由于今年绝大多数时间一直瘫在家里,实在没什么事情可以报告,着实有些惭愧。更惭愧的是我甚至没有利用这种难得的时间看些书。去年的时候说看书看得多了就会想写书,今年依然想。不过去年说了自己没有写书的能耐,只能写几篇博客吐一吐暴论,今年也依旧如此。但是,如果说去年我还紧抱着空想中旧时光的美好不肯放手,今年的我则被迫把目光投向未来。

希望2020年还剩下的最后一周不要再搞出什么幺蛾子。

希望我们都能有值得期待的美好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