骚动时节的少女们啊:性,纯洁与爱

乙女どもよ。 - CHiCO with HoneyWorks

《荒乙》明明是7月番,现在却都已经12月了。“故懒癌者无药医也”的梗也快说腻了,但是毕竟灵感这东西不是随时都能有的,况且说白了不过是写出来自娱自乐,时效性什么的也就无所谓了——更何况我哪怕不是写出来自娱自乐的东西也从来没注意过时效性。

继续阅读“骚动时节的少女们啊:性,纯洁与爱”

写于退货 AirPods Pro 之后

2020年8月,我在拼多多用1380的价格拿下了AirPods Pro,在这个价格下,以下提到的所有问题都可以忍受了,真香。另外,“廉价的蓝莓味”已经确定是部分批次的偶发问题,新买的这个没有那么大的味道。以下是2019年12月1日发布的原文:

在两周焦急的等待以及三天不甚理想的使用之后,我最终还是退货了 AirPods Pro 。

继续阅读“写于退货 AirPods Pro 之后”

天气之子:少年的一颗勇敢的心

グランドエスケープ (Movie edit) feat.三浦透子 - RADWIMPS

我看了《天气之子》。

当然,是一个人去看的,就和三年前去看《你的名字》的时候一样。不过硬是要说有哪里不同的话,大概是三年前那次是我第一次走进电影院,而这一次对于去电影院看电影已经轻车熟路了。

继续阅读“天气之子:少年的一颗勇敢的心”

新博客的第一篇文章

因为某些原因,博客关张了大半年,这次终于重新开张了。但是又因为某些原因,之前的文章似乎不能直接导入进来,干脆就放弃了。不过以前的文章里面也没有几篇是非保留下来不可的,而且毕竟还有SQL文件保留着,所以有可能选择性地恢复一些我个人觉得有用的文章,不过之前的评论全都丢掉了还是有些可惜的。

反正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问题就是这么个问题。仔细一想,这大半年里面我本人的变化还是蛮大的,同时自己感兴趣的领域也发生了变化,因此也不必太执着于过去,毕竟人和服务器一样,都是会变的(逃)。

第一篇文章,没什么太多想说的,也没有太多不得不说的,因此就这样吧,作为新博客的第一声啼哭已经相当合格了。